记者罗时茂一小片菜地里


信息来源:http://eve-olution.net 时间:2019-09-07 05:11

  调查走访过程中,记者在采兰者家中看到的大多都是这样一幅景象:兰花拥挤成堆,有的已经枯萎,有的已经虫害缠身。记者罗时茂一小片菜地里,五六百盆下山兰(从山上采挖的野生兰花)拥挤成堆,装盆的兰花还算幸运,栽种在菜地里的兰花则只能和杂草混在一起,有的已经枯萎,有的已经虫疾缠身这是此前浏阳兰友们在采兰者张憅嵝(化名)家中看到的一幕,当即,就有爱兰者痛斥:“你这样做是缺德,这些兰花都会死掉。”5月中旬,市兰花协会秘书长沈萍和几位兰友再次专程来到张憅嵝家中,这一次,他们没有看到兰花。“死了一些,剩下的全部卖了。”费工夫、没钱赚,还损害野生兰花资源,醒悟过来的张憅嵝已经“金盆洗手”。事实是,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受兰花热的影响,作为湖南四大产兰区中的湘东产兰区,浏阳的野生兰花资源也持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。有爱兰人士疾呼,再不保护,下一辈将在山上看不到野生兰花。当前,国内并无保护兰花的法律法规,随着爱兰、养兰的群体不断扩大,如何在资源保护和需求满足之间求得平衡?怎样才是对野生兰花最好的保护?连续三周来,浏阳日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。5月15日,经兰友们介绍,记者来到澄潭江镇大圣村。在村民指引下,记者找到了几个养兰大户的兰场。一个用水泥砖堆砌的围墙内,有数百盆兰花,拥挤不堪,有的种在花盆里,有的用淘汰的塑料油瓶盛土栽种。兰叶大片枯黄,站在围墙外能看到明显的病虫害。地上长草不说,连花盆里也长了杂草。在围墙脚下,丢弃着几盆已经枯萎的兰花。在另一家院内,两棵大树下整齐摆放了一两百盆兰花,后院也有数十盆。虽然看起来郁郁葱葱,但近看发现,兰叶上有介壳虫。“都是业余时间跟着他们去挖来的,也卖过,就几盆。”户主称,他上山采挖野生兰花“有上十年”。走访过程中,记者看到,不少村民家门口或后院里都摆着几盆不知名的兰花,有的养了数十盆。与养兰氛围形成强烈对比的一个事实是:澄潭江虽然有兰花分布,但并非浏阳的主要产兰区域,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养兰氛围,甚至有规模不一的兰场?一名采兰者证实,采兰的区域主要在东区。“他们开车出去,有时候一上山就是一两天,带回来的兰花用纤维袋装。”一名村民介绍,“一天赚个两三百块钱工钱还是有。”但他也承认,现在山上的野生兰花也少了。有村民介绍,当地村民张民金早年最先上山采兰,后来,不少村民跟风,直至现在。5月21日,记者电话采访了在外的张民金。得知记者本意,张民金的声音顿时高了几度:“我早就想提了,就是没地方说。”张民金说,他当年上山采兰时,一片区域只采一点,但后来跟风的村民根本不节制,“只要是兰花就挖,也不留种,再三劝都没用。”心痛之余,张民金近几年再未上山。张民金介绍,有的村民既不认识兰花,也不会培植,大量采挖下山后,丢一部分、死一部分,甚至论斤卖给别人,“卖得越便宜越不看重,成了纯粹赚工钱的事”。今年以来,记者在城区龚家桥菜市场、鹿角冲菜市场等多个市场都发现有人兜售兰花:有的像卖小菜一样堆在地上,5块钱一兜。李兴贵是浏阳一位资深爱兰、养兰人士,他回忆,上世纪八十年代,曾有长沙人守在东区一些村里收购兰花,“一车一车拉走”。后来,又有湖北人来进村收购,各色兰商、兰贩来了一拨又一拨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浏阳兰花名品“浏阳素”曾被逼至濒危的边缘。“一车车买走,并不是全都拿回去栽了。”李兴贵说,兰商大量收购的目的是从中选好的苗子回去培育,有的甚至筛选后当场将其余兰花抛弃。“兰花是精品与否,往往要在开花的时候根据花形、花色来分辨。”李兴贵说,尤其在山上,一株兰花是好是坏,很难分清,但许多采兰者并不具备分辨能力。他介绍,在永和、古港、澄潭江等地都有这类兰花掠夺者。破坏有多严重?浏阳市兰花协会秘书长沈萍说了自己的体验:“以前道吾山上很容易闻到兰花香,如今当地人都感叹找不到兰花了,再盲目采挖,下一辈可能看不到野生兰花了。”浏阳一家兰花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力介绍,他2013年从广东回来建基地时,得知他很专业,就有人就拎着一纤维袋下山兰来找他分辨

上一篇:而普通兰花大多没什么价值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