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杏黄兜兰和硬叶兜兰流入日本后


信息来源:http://eve-olution.net 时间:2019-09-07 05:11

  记者调查发现,即便像怒江州那样人口并不密集的偏远山区,由于不合理采挖,野生兰科植物特别是观赏价值高和有药用价值的野生兰科植物,数量下降也较为严重,生存面临极大威胁。

  值得警惕的是,采集野生兰科植物的情况由来已久,原来只是在乡间集市销售,如今却有不少人通过微信朋友圈或者网店售卖,相比以前的小集市售卖、农民自用,网络销售让兰科植物比较便捷地进入了全国大市场。“兰科植物易携带,而且相对耐长途运输,借助网络渠道能在更广的范围内买卖,会助长兰科植物野生资源的非法贸易,增加资源保护的难度。”张石宝说。

  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民警常宗波告诉记者,局里每个月都有20天要派人上山巡护。“现在盗采兰花的情况依然存在,附生兰多长在树上,花朵鲜艳,每到三四月份,上山采兰花的现象时有发生,大都是采回家观赏。”

  1.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  由于贸易严重威胁野生兰科植物,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(CITES)将兰科植物中兜兰属的所有种、云南火焰兰、血色石斛等列入公约的附录Ⅰ,这些物种绝对禁止国际性的交易。公约附录Ⅱ所列物种为管制其国际贸易的物种,可在国家严格控制下适度开发利用,兰科中除被列入附录Ⅰ的所有种,都被列入了附录Ⅱ。兰科所有物种都被纳入了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的保护范畴,其野生资源的国际贸易受到严格限制。我国已经加入该公约,但公约对野生植物资源的非进出口贸易行为没有约束力。

  一位在微信朋友圈销售野生石斛的村民告诉记者,虽然他卖的是野生石斛和兜兰,但由于石斛长在自家林下,自己并不会连根拔起。“都是一丛分成两丛,卖一丛留一丛。”他认为,“保护区内应该严格禁止采挖,但村民自有林里的石斛不该绝对禁止,而应该教会村民怎么合理采挖。”

  “不少兰科植物具有重要的观赏、药用和食用价值,在中国分布的1300多种兰科植物中,约450种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,113种具有药用价值。”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张石宝认为,利益驱动、监管机制不健全和保护意识淡薄,是野生兰科植物遭到破坏的主要原因。

  由于贸易严重威胁野生兰科植物,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(CITES)将兰科植物中兜兰属的所有种、云南火焰兰、血色石斛等列入公约的附录Ⅰ,这些物种绝对禁止国际性的交易。公约附录Ⅱ所列物种为管制其国际贸易的物种,可在国家严格控制下适度开发利用,兰科中除被列入附录Ⅰ的所有种,都被列入了附录Ⅱ。兰科所有物种都被纳入了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的保护范畴,其野生资源的国际贸易受到严格限制。我国已经加入该公约,但公约对野生植物资源的非进出口贸易行为没有约束力。

  “石斛、白及等兰科植物是重要的中药材和制药原料,一些制药企业为了短期利益大肆收购,使得许多种类在野外已经难觅踪迹。因为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,这些行为并未受到有效监管。”张石宝介绍,前些年我国的国兰(兰属植物中的地生种)市场火爆,村民上山无节制搜挖,以每公斤几元钱的低廉价格卖给收购商,收购商挑走少量珍稀的植株,绝大部分被当作垃圾丢弃,造成兰属植物野生资源的毁灭性破坏和极大浪费。

  常宗波介绍,七八年前石斛价格一度非常高,西双版纳州盗挖现象严重。随着近些年石斛的人工养殖技术成熟,石斛价格逐渐平稳。与此同时,保护越来越严格,上山盗挖石斛的情况大为减少。

  如果将兰科植物全部列入保护名录,会不会影响民众生活?张石宝表示,列入保护名录的野生资源,采挖和贸易是被禁止的,但是人工繁殖材料的利用是允许的。“保护和满足社会需求或者发展之间的关系,是需要严肃考虑的问题,只有平衡好这种关系才能更有效地保护野生资源,因此需要遵循‘保护优先、持续利用、公众参与、惠益共享’的基本原则。